最新消息:
纯露 + 萃取液 + 植物油 + 特制的复方精油,可以变出什么样的奇迹?
Sherry's Handmade 的手作保养品,采用天然的原材料,不含刺激皮肤的化学物,让你可以更安心护肤!
于是,这五大复方精油护肤乳液新配方就这样面世啦!
Sherry's Handmade护肤乳液 ** 五大复方精油新配方 ** 已经正式推出咯,请点击查看详情哦!

August 30, 2016

[宿雾] 无题的姐妹家庭游

无题,不是想不到标题,而是没有一个适合的,除了无语、无言,哈哈! (-_-)'''

出游这东西,很玄。
某些地方很多人说很好玩,你未必有同样的感受。

这一个 trip ,就是如此。





(1) Cebu  Boracay


是的,宿雾可以前往长滩岛,但是宿雾不靠近长滩岛。
失策买错了机票,还自以为自己是去长滩岛了好几个月,到后来才恍然大悟! #笨死

机票买错了也就算了,反正都买了,去吧去吧!





(2) 出师不利


首先,相机遗留在新山的家忘记带过来,还要出发前一晚才惊觉! #继续笨死
然后,错过 check in 行李,冒险把所有行李 hand carry 上机,因此我们损失了一个大行李,还要是跟没去旅行的妹妹借的! #大行李不被允许handcarry上机

还好,我们人多,大行李里面的衣物强行装进小行李再带上机,勉强过关!





(3) 鸟不生蛋的偏远村落


一般人前往宿雾,其实并不是要去宿雾。
要嘛从宿雾前往长滩岛,要嘛前往宿雾附近的岛屿度假(例如薄荷岛)

带着孩子不想奔波,四天三夜的行程根本不允许住外岛,于是我们选择住宿雾麦丹岛。

不方便出海,于是选择了有沙滩有泳池的度假屋。
就算一整天哪儿都不去,在度假屋里面休闲也没问题。

是的,真的没问题,但我还是第一次,前往这样的 “荒郊野外” !

除了度假屋以外,方圆十里(agak 罢了),没有其他酒店 / 餐厅,是根本没有商业化的本土村落!
要是附近没有 7-11 便利店当后盾,我想我会崩溃!

所以住宿篇也免了,除非你对这样的荒郊野外有兴趣,可以私讯我。 (-_-)’’’





(4) 导致交通瘫痪的 Iron Man


想说,度假屋鸟不生蛋也就罢了,前往 Cebu City 见识见识吧!
然后就被告知,德士不去,当地公共交通也不去,是说有什么 Iron Man 的运动而封锁了链接宿务岛和麦丹岛的大桥,你过不来我过不去……

#是谁这样厉害选地点的啊
#还好当天我不需要过岛上机
#不然欲哭无泪呢

结果当天只好放弃过岛,隔天再去。





(5) 原来旅游区也不过如此


来到 Cebu City ,真正走访的景点,只有一个。

其实去了好几个地方旅行,心里就会想说,旅游区,总该有市集、有很多卖纪念品 / 明信片的摊子、有很多美食,至少是街边美食啦……

很 “惊喜” ,这里没有!

于是,四天三夜,我完全没有吃到什么道地美食,
要嘛在度假屋解决,要嘛在商场用餐兼打包回房里晚餐。

诶,我第一次出游在房里吃晚餐! #怎么突然觉得好可怜

于是,景点篇我也省下不要写了,完全没有那个 mood 写了!





就这样,难得的出游我一篇就搞定了,不好玩到一言难尽但是一篇尽量道尽吧!

我想所谓的旅游区,应该还是有的,只是我们没有遇到?
住在鸟不生蛋的度假屋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见识 + 体验到了真正的 local life 不是吗?

唯独可惜,道地美食没机会品尝到,商场里的烤鸡和烧猪肉算不算? XP


不过,这是我们难得的姐妹家庭游,以相聚为主,出游为次。
所以,说遗憾其实也并没有遗憾什么。

只是每个人都有一些跟自己八字不合的地方。
我觉得,宿雾是其中之一,哈哈!

当然,我们平安归来,已属万幸!

August 15, 2016

[Kellie's Castle] 到威廉古堡寻找儿时的记忆

此趟北上怡保,我说,什么洞什么壁画什么景点什么美食都可以不去不看不吃,
Kellie's Castle 绝对不能不去!

我想念这里,因为爸爸的家乡在附近,小时候跟爸爸回乡,他都会带我们来这里。
我想念这里,因为好几位大学系友的家乡都在附近,大学时期我们曾在这里留过足迹。

所以,姐要看的不是城堡,是回忆!


入门票
大马公民 - 成人 RM 5 (60 岁以上 RM 4) / 小孩 (3 - 12 岁) RM 3
外籍游客 - 成人 RM 10 / 小孩 (3 - 12 岁) RM 8
停车费 RM 2

这里可以拍摄婚纱照,但需付费,一台摄影机 RM 50 ,成人门票一样 RM 5 。


再度光临,这里已经大大改变。
城堡大厅(Main Hall),以前都置空,没有这样的展示,当然也没有围栏。

如没记错,大学时期的入门票收费才 RM 2 ,儿时我更没有去在乎入门票这回事。 (-_-)'''
所以收费提高了也很应该,至少有进步。


然后,城堡大厅区也多了很多资料供阅读。

阿勋老爸是一个会细读资料的人,所以入门票对他而言绝对物超所值。
我是来感受环境的,都说了,姐要看的不是城堡,是回忆!

至于小家伙,他是来玩的,无误!


来威廉古堡前,我们到麦记买点小吃,“顺便” 把店里的气球拿走。 #工作人员给的
于是乎,就拿来拍照吧!

威廉古堡吗?

是的,古堡主人名为 Kellie William Smith ,所以称这里为威廉古堡,名副其实的啊!


这是很有名的 Ghostly Cloister Balcony

据说,古堡主人的幽灵会偶尔在这里出没。
不过呢,古堡主人最后在葡萄牙去世,埋葬在英格兰,是要漂洋过海回来这里那么累吗?


城堡楼上所谓的观景台?

我们找不到出口,不过带着孩子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没有围栏,太危险了!


资凯其实不是很愿意来,说带着小孩……erm……
是要顾忌什么呢?

其实我们的小家伙很 enjoy ,每一个地方对他而言都是新的游乐园。
如果是避忌那个 xx ,那更不需要担心,光天化日艳阳高照,xx 避之而不及呢!

再说,小家伙连鬼怪博物馆都去过了,没在怕的!


特别穿上的亲子装,不拍合照怎么行?

虽说艳阳高照,带着孩子也只能在古堡内游走,但到此一游,也满足了啦!
都说了,姐要看的不是城堡,是回忆!


出游,我还是喜欢艳阳高照,虽然很晒,但也总比下雨天来得强多了!
你看,随便一拍,都是美的!

Kellie's Castle
Jalan Gopeng, 31000 Batu Gajah, Perak, Malaysia.

August 1, 2016

[随写] 关于哺乳的番外篇

先说明,这是很 lebih 的一篇,不喜者请止步。 XP

所谓番外篇,就是跟哺乳没有关系,却跟哺乳脱不了关系。
以下一共有四篇很 lebih 的故事,如要阅读请先做好心理准备。





(1) 死过无数次,我还活着


对于哺乳失败的惨痛经历,以前写过所以不想多说。
别无选择下,唯有以配方奶喂养。

很 lebih 的娘亲我,总把配方奶当成假想敌,不想向敌人投降却万不得已。
每泡一次奶,就犹如一万支剑穿心而过!

一天不晓得得泡几次奶,我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多少次!
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小家伙开始副食喂养,渐渐减少饮用配方奶,这样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你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这是千真万确的感受。
所以,很 lebih ,我知道。





(2) 我的孩子 underweight ,所以呢?


对于我家孩子体重过轻的问题,老实说娘亲我从来没有介怀。
健康就好,这是我很坚持的。

所以不管医生还是护士每一次都重复一样的话,我也不会说很伤心很难过。
直到这一天……

就有一位医生,建议我换配方奶,还当场给了我某个牌子的配方奶 sample 回去让孩子饮用。
当时,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放下了这样的心结,没想到医生这样的一个动作却把我埋伏已久的计时炸弹引爆了!

当天回家,我哭了一整个下午,一直重复说,我已经没办法哺乳了,你想我怎样?

最后,我还是坚持不换配方奶,连让孩子尝试饮用的念头都没有。
对我来说,除非孩子真的不适合,不然健健康康的,换来做么?

当时,小家伙 13 个月。





(3) 那是一次伤心又难过的电影重播


两个月前,侄儿出世了。

当我一手抱起才刚出世不久的小侄儿,我仿佛看到了小家伙刚出世不久的那个影子。
不愉快甚至很委屈的坐月子经历、惨痛也宣告失败的哺乳过程,很真实地在我脑海里重播。

就这样,当天回到房里,我又失控地哭了。

虽然另一半很尽心尽力帮我解开这个心结,我也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会渐渐释怀。
原来不是的,平日没有任何感觉,不代表我已经放下了,只是这个心结被我埋藏了起来,不去想不去面对而已。

当时,小家伙 18 个月。





(4) 很玄的梦境,日有所思?还是潜意识给我的启示?


这一 part ,比较玄。

认识芳疗以来,我知道精油不只是拥有生理疗效,它还有更深一层的作用,即心灵疗效。
也就是精油可以帮助舒压、缓和紧张 / 恐惧的感觉,甚至某些人使用后会产生一定的梦境。

制作手作保养品,甚至学习芳疗以后,精油几乎是我每一天都会接触到的东西。
但它却从来没有让我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梦境,直到这天……

因为要分装精油,我不小心接触了一些平日不会接触到的精油。

当天晚上,我梦见我生了一个女儿,是的,印象很深刻,是女儿。但是,梦里我是完全没有见到这个女儿,只是梦境的情节很清楚告诉我,我在坐月子,我女儿在睡觉,我在涨奶,很辛苦。然后,当时已经长大了一些的小家伙,过来帮我吸奶,舒缓我涨奶的不适。

就这样,我醒过来,梦境到现在都很清楚。
然后,我又哭到梨花带泪,一个很 lebih 的电影剧情又上映了…… (-_-)'''

后来,我请示了我的老师,他也给了我一些解释。
只是我从当时到现在都很忙,还没有专心投入去研究这一个课题。

或许,是我的潜意识让我制造了这样的一个梦境,尝试弥补我内心的遗憾?

当时,小家伙 19 个月。





如果你说,时间可以淡忘一切。

我想,是的,起码我现在不会像当初那般敏感,一讲就哭。
但是心病终须心药医,这些日子以来,经历过大大小小 lebih tak lebih 的事情,我知道我的心结始终还没有解开,只是平日不去触碰所以没有任何感觉而已。

或许我太高估了我自己,或许我太低估了这个心结。
Anyway, life still goes on...

顺便一提,关于二胎。

除却种种生活上的顾虑,这一篇所提到的经历,也包含在顾虑以内。
其实可以说,这才是我们的首要顾虑。

另一半担心历史重演,担心我走不出这个困境、解不开这个心结。
除却哺乳不说,生产坐月子甚至之后的生活,现在回想,只能以可怖来形容!

#可怕又恐怖
#我太羡慕生产过程不艰难的妈妈们
#我太羡慕可以开心轻松坐月子的妈妈们
#我太羡慕顺利哺乳孩子的妈妈们
#我太羡慕太羡慕太羡慕


所以老实说,我对询问我什么时候要生二胎的问题十分反感,虽然有些人真的出自于关心。

也之所以,当你有一天得知我计划生二胎的时候,那就是我已经解开了这个心结;
最起码,是我已经准备好拿出所有的勇气,来面对这样的心结。

不然,你最好什么都别问吧!

很 lebih 地记载于 * 2016 * 哺乳周